资产规模降中趋稳 业务结构逐渐优化

?

9月18日,中国信托业协会发布了2019年第二季度中国信托业发展评估报告。

中国信托业协会指出,总体而言,与第一季度相比,第二季度信托资产规模趋于稳定,资产质量得到优化,资产配置能力保持稳定强劲。同时,信托行业正日益提高对预防和控制金融风险的认识。在积极缩小业务规模的前提下,人均利润和平均年度综合信任度的提高反映了该行业为“提高效率”所做的努力。

信托业内部人士告诉《国际金融报》,最近的赎回危机与市场环境和政策基本面有关,这也是某些信托公司更加激进发展的结果。目前,信托公司普遍在防范风险上投入了大量精力,并在此基础上逐步尝试完成转型。

管理效率大大提高

中国信托业协会的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第二季度末,全国68家信托公司的信托资产为22.53万亿元,较2019年第一季度末下降0.02%,下降幅度进一步缩小。截至2018年第二季度末,4.88%放缓至-7.15%。

其中,交易管理信托规模为12.42万亿元,较2019年一季度末减少3,089亿元,占55.12%,较一季度末下降1.36个百分点于2019年。

北京大学国家金融研究中心主任李进指出,在当前严格的监管和嵌套渠道下,传统银行合作渠道业务规模仍在缩小,集体基金信任测试信托公司的主动管理能力得到进一步测试。这个比例正在增加,单基金信托的比例被均匀平均地超过。

近年来,信托公司总体上加强了财富渠道的建设,重点是积极管理能力的培养,集体基金信托的比重有望进一步提高。 Jin Jin添加了。

从对等方接收数据时失败

金瑾认为,一方面,近年来,信托公司加强了公司治理,提高了信息化水平,精简了中后台人员,优化了内部管理流程,并不断向更精细,更细致的目标迈进。另一方面,在去年制定了《资产管理新规定》之后,渠道和多层嵌套服务不断得到清理和压缩。信托公司积极管理业务,业务结构不断调整,带动了信托收益率的上升。

房地产信托转折点已经到来?

信托业务结构正在逐步优化。这反映在以下事实:工商企业中信托基金的比例最高,流向金融机构的信托资金的比例逐渐下降。下半年或以后的信托基金的兴衰,以及未来的流动政策,都鼓励相关行业进一步增加基础行业的信托资金。等等

金立分析认为,近年来,信托公司对国家对实体经济提供金融服务的呼吁做出了积极回应,并加大了对民营企业,中小企业和科技型企业的支持,特别是在战略性新兴地区。企业这一领域的优质项目将得到更多信托基金的支持。

记者注意到,第二季度投资于金融机构的信托基金和证券投资的比重持续下降。

“这主要是因为自新资产管理条例出台以来,监管机构加大了对金融同业业务的整顿力度,限制或禁止了渠道和多层监管套利行为。”金立指出。

就证券投资而言,金立指出,随着经济刺激政策的出台扩大国内市场需求,一些非周期性行业的上市公司将受益,加上“科学委员会”的喜讯,证券市场。预计会有一个好兆头。 “但是,激活沮丧的市场信心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。”

另一方面,相较于2019年一季度末,投向基础产业与房地产领域的信托资金占比继续上升。

虽然二季度房地产领域的信托资金占比继续上升,不过,多位信托业内人士告诉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,房地产信托拐点或已到来。在监管“接力式”的调控下,7月份以来,地产信托下滑趋势明显。

金李也表示,监管部门及时对房地产信托业务的规范发展加强了窗口指导,预计下半年房地产信托业务的规模将由升转降。“在2019年7月30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、不是用来炒的定位,落实房地产长效管理机制,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”。

用益信托研究员帅国让在接受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采访时曾表示,未来信托公司会更加注重高质量的内涵式发展。从监管来看,目前主要是余额管控,并非暂停所有公司房地产信托业务,预计房地产信托业务不会完全萎缩,仍会保持一定的比例。

关于基础产业信托,金李表示,年初以来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明显提速。在2019年7月30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,要求实施城镇老旧小区改造、城市停车场、城乡冷链物流设施建设等补短板工程,加快推进信息网络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。预计未来流向相关方向基础产业的信托资金或进一步增加。

未来风险总体可控

中国信托业协会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二季度末,信托行业风险项目1100个,规模为3474.39亿元,信托资产风险率为1.54%,较2019年一季度末上升0.28个百分点。

“这主要源于去年金融‘去杠杆、强监管’政策下,银行表外资金加速回表,同时平台公司举债受到限制,企业现金流相对紧张。”金李分析道。

金乐函数信托分析师廖鹤凯告诉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,近期频发的兑付危机更多是与市场大环境、政策基本面有关。这两年国内外形势变化较快,对应的政策也不断调整。而信托设立存续期限都较长,立项时候方向选择问题或风控考量的尺度宽松,遇上较大的大环境变动,容易出现各种问题。“这两年大量的上市公司贷款类业务出现问题,就是比较典型的情况”。

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员袁增霆在接受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采访时曾表示,这主要与金融监管环境的变化有关。2018年出台的资管新规对非标融资业务和通道业务造成了紧缩效应。同时,近期监管部门对信托房地产业务加强了窗口指导,造成了该类业务规模的被动调整。此外,金融业发生了周期下行调整,信用风险与流动性风险暴露增多。

“部分信托公司展业比较激进,信用下沉较大,导致逾期甚至违约事件增多。”金李进一步指出。

不过,金李分析认为,自“资管新规”出台之后,信托公司普遍加强主动管理能力与风控能力建设,未来信托行业总体风险可控。

“目前来看,信托公司普遍在防风险方面还是下了很大力气的,并且在这个基础上逐步尝试完成转型。”廖鹤凯告诉记者,无论是防风险还是转型,信托公司都是要花大力气的,同时做好更是需要很高的水平,也可以说需要很强的抗压能力,更多的时候是一种平衡。